人间清明正此时|梨花落,雨纷纷,斟酒思故人

九孚网络 / 2020-04-03 /
庚子年的清明,似乎注定是一段必须要去直面“死亡”的时间。
“清明”是祭奠先人,慎终追远的日子,千年来代代相传的风俗,在近百年似乎多流于一种扫墓踏青的形式。而庚子清明因疫情管控,城市提倡网上文明追思拜祭,形式简化后,倒反促使人回头去探寻“清明”的深意,一点点找回我们的文化底色和精神内核。
科学杂志《自然》有一篇文章,讲述科学家们发现:“遗忘,是大脑的预设功能。”意思是说,遗忘是人类的一种本能。可人的一生,“我们之所以是我们,是因为我们的记忆。”为了记住,中国人有了除夕、清明节、重阳节、中元节,还有就是冬至、大寒、寒衣节、下元节……
每一个祭祖的节日,都是为了不遗忘,而今年不能遗忘的,多了那些为了我们静好的岁月而抛头颅洒热血的战役英雄们。

明天寒食节,后天就是清明了。往年这时不少人匆匆赶赴老家,加入到大的小的祭祖队伍中。今年有些不同,变成云扫墓、代祭扫或预约祭扫,形式虽不同,但清明的仪式依旧在。有外国人在网上问:“中国人每年孜孜不倦地祭拜祖先,真的会得到祖先的庇佑吗?”而对于更多的中国人来说:他们没有死去,只是换了个地方活在人心里。
作家张晓风说:没有照相机,我也许只能记得很少,我也许会忘记很多。而对于千百年前的中国人来说,相机是脑海里的人和经历过的事,是手中的笔和纸,是墓碑上的时间和名字。还记得在很小的时候,跟着长辈们踏青扫墓时,他们总会领着我去到这个那个墓碑前,讲着先人们的故事:这高祖父中过进士,请他写春联的人要排长队;太爷爷生意做到南洋,有十几家铺,但是爱喝酒;曾祖母做的手艺是全村最好看的……

以前不解,为什么年年总要讲一遍同样的故事。
长大后来离开家,来到很远的城市工作,为了过上好生活,加过班,熬过夜,拼过命,见过形形色色的人,奔波在各种社交场合,常年漂泊在外的我们常常会忘了自己是谁,忘了自己从哪来、可以回哪去?才知道原来清明节,就是一个让你回忆起一切的节日。它让你记起你的来处,记起你的祖辈,记起他们曾经也为生活奋斗过、努力过。
作家史铁生曾说:“我相信,每一个活过的人,都能给后人的路上添一丝光亮。也许是一颗巨星,也许是一把火炬,也许只是一支含泪的蜡烛……”
我们重拾生活的勇气,其实是祖先的祝福。
寻梦环游记里说过,一个人去世并不是真正的死亡,当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离开时,才是真正的死亡。

让人难过的是,有些很年轻 很鲜活的人已经离开了。
在我们共同经历的这个时代,他们或许是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,但因为一些选择,一些坚持,却如星光照亮过世界。有人说,当一颗星星陨落,地上的人们只能这颗星星点灯,无能为力。但记住就是最好的力量。记住了,他们就没有真正离去,只是换了个地方,活在爱他们的人心里。
念念清明,念念不记忘他们曾经来过、爱过、活过、为这个世界的美好奋斗过。
清明,所有我爱着的、爱过的人,愿我们好聚好散,以爱告别,不忘记。